价值1亿欧元的「第14冠」!算一算皇马背后的欧冠经济账

北京时间5月29日凌晨,万众瞩目的欧冠决赛在法兰西大球场举办。在推迟开赛等小风波后 ,皇家马德里最终一球小胜利物浦,拿下了队史上的第14座欧冠。

实际上,本赛季的皇马和利物浦不仅仅是两支站在欧洲之巅的队伍,在场外球队运营层面也是典范。而本赛季的欧冠决赛,也是自2018/19赛季欧冠决赛后,首个100%允许观众入场观赛的欧冠决赛。在经历了疫情、「欧超」危机及欧足联财政新政等规则后,欧洲足球正在探索一条属于自己的未来之路。

据西班牙媒体统计,皇马在夺冠之后,本赛季参加欧冠累计获得了超过1.1亿欧元的奖金。

不过,在近三个赛季,欧洲球队自身营收「开源」受影响的情况下,皇马与利物浦在「节流」方面更为卓越的能力,为两支球队在场外提供了足够底气,能够顶住重重压力走到法兰西大球场,竞争欧洲之巅——有趣的是,去年揭竿而起的欧超主席和副主席,分别便是皇马主席弗洛伦蒂诺和利物浦老板约翰亨利。曾经扬言要分欧冠蛋糕的两支欧超球队,在今年的欧冠决赛成功会师了。

据俱乐部品牌价值榜Brand Finance统计,在今年5月份发布的最新榜单「Most Valuable football club brands」中,皇马以15亿欧元的品牌价值依旧居首,连续霸榜四年,是全世界品牌价值最高的足球俱乐部。

此外,Brand Finance还通过评估营销投资、利益相关者权益和业务绩效,给各家足球俱乐部的品牌力评分。在这项名为「Strongest football club brands」的榜单中,皇马和利物浦恰巧分别位居第一位与第二位,品牌评级达到了AAA+。

而从2011年到2019年,皇马平均每年都有1.17亿欧元的经营性现金流收入囊中——如此稳定的高盈利水平,不论是老牌豪门兼上市公司的曼联,还是新贵曼城、巴黎都望尘莫及。

而在疫情之后,整个欧洲足坛都一度陷入财政危机当中。其中诸如巴萨、拜仁等欧洲霸主也都难逃财政赤字,连年亏损。但皇马在这两年中紧衣缩食,并通过增加借贷、减少引援开支等操作,将净利润和经营性现金流同时保持为正数,贡献出了一份好看得多的财政报表。

甚至,皇马还让主场伯纳乌顺利完成了翻新。并且,在西班牙疫情最严重的时候,皇马还将伯纳乌球场的使用权「捐」给了相关部门,把球场作为了物资调度的中转站,尽到了自己作为一家足球俱乐部的社会责任。

在工资方面,皇马也是西甲球队一众球队中难得没有宣布降薪,以及工资占据收入比例最低的球队——根据统计,2020/21赛季球队总工资支出,占据收入总额的62%,为4亿欧元。而随着本赛季末马塞洛等高工资老将的离开,皇马的工资预算或许还将进一步缩减。

但是,尽管本赛季收获了「西甲冠军+欧冠」的硬核双冠王,但皇马在未来的运营工作中,恐怕仍然需要小心谨慎。

首先,皇马是会员制俱乐部,与曼城、巴黎等背后有强大股东集团为其输血的土豪俱乐部有根本不同;此外,皇马的贷款融资,大部分用于了伯纳乌球场的翻新修建工程。虽然大部分借款在前期不需要偿还大量资金,但是皇马已经背负了6亿欧元的工程债务,过日子暂时不能像21世纪第一个十年那样肆「亿」妄为了。

欧冠,在体育商业世界的影响力已经毋庸置疑——在转播方面,自欧冠改制以来,作为国际足坛最具影响力的赛事之一,其转播权已经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特别是2019年的欧冠决赛,更是在全球范围内吸引了约4亿次收看。

同时,据知名体育赛事分析师罗威尔表示,当年这场利物浦对阵热刺的欧冠决赛,在门票销售方面甚至跻身了体育史上最昂贵的五场顶级赛事之一——与这场欧冠决赛齐名的「比赛」,还包括2015年NFL超级碗以及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。

但疫情之后,欧洲足坛的收入受到了很大影响。据《镜报》报道,疫情影响欧洲足球俱乐部共遭遇87亿欧元损失,其中顶级联赛72亿欧元,其余级别15亿欧元。如果按收入类别分类,球票收入损失40亿欧元,赞助收入减少27亿欧元,转播收入减少14亿欧元。报告还表示,整个欧洲共有15家顶级联赛球队37家次级联赛球队申请破产,这一数字超过了2011年35家破产的纪录。

诸多的客观冲击,也使得诸多积压已久的历史问题得以爆发,这也使得「欧超」等豪门自救的招数频出。需要在重压下重新制衡局面的欧足联,也推出了诸多有力措施。

例如,随着欧洲足坛的洲际赛事进入到新的「三年周期」,欧足联的总奖金数上涨了约8%,特别是欧冠的奖金数额开始有显著提升。

例如皇马1.1亿元的欧冠奖金,决赛夺冠的收入是480万欧元,而欧冠决赛双方皇马和利物浦也都获得了1650万欧元的基础奖金。而对于那些无法争夺冠军或者仅能打入小组赛的球队,在小组赛的六场比赛中,各支球队能够通过每一场胜利和平局来累加奖金的数字。据统计,本赛季参赛的32个俱乐部,在小组赛阶段都各自至少获得了1600万欧元的奖金收入。

同时,欧洲足球的上层赛事在欧冠之外,欧足联还落地了诸如「欧协联」等更多层级的洲际赛事,并将「女足欧冠」等赛事发扬光大,拓宽了各国联赛中下游球队的收入来源。

譬如,欧协联的基础参赛奖金为294万欧元,每胜一场将会有50万欧元的奖金,本赛季冠军罗马则可以进账超过1500万欧元的奖金。

女足欧冠层面,今年该项赛事通过接连打破世界纪录的「女足赛事上座人数」刷了屏——在一个月前的女足欧冠半决赛首回合,巴萨女足在诺坎普创造了女足赛事现场观众人数的世界纪录,足足有91648人到场,凸显了如今欧洲女足的生命力。

但实际上,大部分欧洲女足俱乐部发展仍处于早期探索阶段。在2021年之前,欧洲女足豪门球队的年收入,平均下来仅为300-400万欧元之间。但从2021年起,欧足联与各支女足俱乐部达成一致,通过集中打包商务权益,来争取更大的转播合同。

根据报道,本赛季女足欧冠的可分配奖金也达到2400万欧元的历史新高,虽然这笔款项与男足的天价奖金仍不可相比,但比之前的奖金总额已然足足翻了三倍之多。每支参加女足欧冠小组赛的球队都可获得40万欧元的奖金,这个数目比之前进入到16强的奖金还要高出五倍。而140万欧元的冠军奖金,更是远高于2021年39万欧元的标准。

近些年,从「欧超」风波,到今年被迫改变欧冠决赛场地,再到12年来首次变革的「可持续规则」,甚至包括欧冠决赛前推迟开赛的小插曲,欧足联面临的考验正逐步升级。也许他们给出的并非是最完美的答卷,但欧洲足坛的新秩序,似乎正在建立。无论是欧冠奖金的逐渐增加,还是收视率的节节攀升,亦或是像欧协联、女子欧冠这种覆盖到多维度,全性别的赛事建设,都给予了球迷和品牌足够的想象空间。

一年前被拒绝的CVC现在却成了救命稻草!巴萨真的必须签吗?

在经过了差不多半年的舆论宣传和西甲联盟的“反复警告”后,巴萨官方宣布,在6月的第一天,通过会员代表大会同意,授权俱乐部出售巴萨旗下子公司的49.9%的股份(巴托梅乌创建的子公司将会获利3亿欧元),以及向投资方让渡最多25%的联赛电视转播权收入,预计总共将会带来8.4亿欧元的资金。

一年之前,巴萨为了与CVC的签约,甚至放弃续约梅西。一年之后,是什么原因让巴萨主席拉波尔塔决定签下这份40年的长约呢(也有说是50年)?

首先我们需要了解一下,巴萨当前的财政状况。 从德勤统计的欧洲足球俱乐部债务排行榜上可以看到,巴萨13.5亿欧元排名第一(也可以叫做倒数第一)。

这个数字比1年半之前,又增加了将近2亿多。从道理上讲,随着梅西、格列兹曼和库蒂尼奥的离开,巴萨本赛季工资支出减少了将近1.7亿欧元。

同时球场门票收入全面回升,原有的赞助商合同尚未到期,梅西离开带来的收入损失暂时还没体现,那么导致球队又增加2亿负债的原因是什么呢?

原来在2020-21赛季的巴萨财报中,拉波尔塔对账面经过调整处理后,使得巴萨单赛季亏损4.81亿欧元,创造足坛历史纪录。不过这个数字也引来了西甲联盟的尖锐点评。

尤其是西甲联盟的用词极为有趣:“巴萨大约50%的亏损金额,来自于会计做出的特殊减记行为,这对于球队的财政状况,不会产生直接影响。”(什么样的亏损,是不产生直接影响的呢?)

这部分的“特殊减记”,主要由两部分组成:首先是高达1.61亿欧元的球员注册权减值损失(包括了库蒂尼奥、乌姆蒂蒂、皮亚尼奇和内托等人)。

简单地说,原本本赛季2000万欧元卖掉库蒂尼奥,球队在账面上的体现是损失2900万(剩余转会费摊销还有4900万欧元),而经过账面调整后,本赛季将会获得2000万欧元纯利润。

另外上赛季巴萨在财报上,还为内马尔的诉讼官司做出了8400万欧元的预提费用。事实上巴萨早就打赢了官司,内马尔没有任何可能拿到这笔钱。

在财报结算日后,巴萨也很快与内马尔达成庭外和解,放弃了法院判罚内马尔需要向巴萨归还的670万欧元,随后也就顺理成章地将这笔8400万的费用变成了2021-22赛季的账面利润。

简单地说,拉波尔塔在2020-21赛季预埋的大约2.5亿欧元的亏损,都会在本赛季以及未来的1-2年变成球队的账面盈利。

拉波尔塔之所以有以上操作,是因为之前巴萨有一条红线,主席在任职期间,球队不能连续2个赛季出现账面亏损,否则会有下课的危险。

因为这样的原因,拉波尔塔在上赛季“埋坑”,也让自己本赛季的账面,几乎不可能出现亏损。(不过这个问题其实也已经解决了,通过会员表决,取消了连续2个赛季亏损对于主席的弹劾条款)

另外一方面,巴萨并不见得真正陷入到即将破产的危机之中。因为负债只是一方面,巴萨还有很大一笔资产。从拉波尔塔接手前的最后一份财报可以看到,巴萨在转会费应付款方面是3.2亿欧元出头一些,同时球队拥有2亿欧元的转会费应收款。

在债务上,我们看到的是3.2亿欧应付款,但如果不提对应的2亿应收款就会显得很可怕。考虑到巴萨是一家买人为主的豪门球队,其中的差距其实还算合理。

巴萨的净负债在4亿欧多一些,但是球队的单年收入在7亿欧以上,正常情况下并不存在破产的危险。(正常状态下资金链可以有效流动起来)

理论上讲,任何一家欧洲五大联赛俱乐部,财政状况都应该是2022年夏天要比2021年夏天更好。因为本赛季球场全面放开,球迷回归带来了收入的增长。

巴萨最巅峰的2018-19赛季,比赛日门票等收入高达1.75亿欧元。这个数字在2020-21赛季暴跌到7130万欧元,损失1个亿。所以在2021-22赛季,球场完全开放后,对于豪门球队的帮助非常巨大。

巴萨在去年夏天宁可放走梅西,都拒绝签署CVC,就是因为知道这是一个“卖肾合同”(下文第三段会仔细介绍CVC)。

另外一个方面,其实也是因为巴萨的财政数字并没有真到要破产的地步。同时拉波尔塔和他的团队也知道,之前的亏损中有小3亿将会在未来成为利润。加上梅西、格列兹曼离队,节省下巨额的工资支出,以及门票收入的回暖,巴萨本不需要签下CVC就有可能走出财务困境。

问题在于事情没有预想中那么顺利,梅西离开后对于巴萨的商业价值有不小的影响。巴萨在胸前、袖标和女队赞助商到期后,选择打包给到声破天。

但是球队官方没有宣布这次赞助的实际金额,根据《世界体育报》和《每日体育报》的报道,实际签约金额甚至略低于上一份合同。即便算上诺坎普冠名权,也比原先预计的要低得多,无法真正达到曾经足坛商业价值第一的水准(毕竟当初有MSN在)。

更为要命的是,巴萨原本的2021-22赛季财政预算是包括了球队打入欧冠8强。但是最终小组赛出局后,更是止步欧联杯8强。

从统计数据可以看到,巴萨原本在过去几年的欧冠分成上略高于皇马,但是本赛季打完小组赛,球队少了2400万。再加上晋级8强原本能够再获得超过2000万欧元的奖金,巴萨仅仅在这一块又损失了接近5000万欧。

再加上因为史无前例的4.81亿亏损,使得巴萨短期内无法得到银行贷款,球队的资金链问题一直无法得到缓解,于是今年夏天就不得不向CVC低头。

首先巴萨去年不向CVC妥协是没有问题的,这一点从至今皇马理都不理他们,就能看出CVC绝对不是“慈善家”。

作为欧洲最大的私募股权基金,CVC投资体育有20年历史,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在2006年用14亿英镑买下F1,2017年时用80亿美元转手给自由传媒集团。

首先CVC的做法是较为温和的,他们跟西甲合资建立一个公司,得到其中10%的股权,并不参与和干扰任何体育竞技层面的运营。因为CVC其实很明白,西甲现在缺现金,但是转播费未来是“下金蛋的鸡”。他们其实什么都不做,但却用一种“高利贷”的方式获利。

根据上赛季的数据,巴萨在上赛季的西甲转播权收入是1.65亿欧元(这还是疫情后影响,有所减少,未来迎来增加是必定的)。

未来40年的价值(也有一种说法是CVC得到的是巴萨未来50年转播权的8.2%收益,我们暂时用有利于巴萨的40年来测算),就算不考虑转播费的增长,都会达到惊人的66亿欧元。CVC得到8.2%的分成,这一部分将会价值5.412亿欧。

换一句说,CVC只花了一半的钱,得到了巴萨未来40年的转播费分成。即便考虑资金时间价值,我们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通货膨胀会超过转播费的年均涨幅。

事实上巴萨即便是拿到当前金额的2倍,也就是5.4亿欧,恐怕依旧是CVC占了便宜。

不过CVC是非常专业的私募基金,他们从一开始就瞄准了西甲的软肋。知道除了皇马之外,其他球队都缺现金流,同时他们早早就得到了特巴斯的支持,通过他在关键时刻的推波助澜和舆论施压,最终让巴萨妥协低头。

不过巴萨真的是输家吗?其实也未必。拉波尔塔的优势在于识人、用人,以及运作上的手腕。受困于资金链问题,使得他过去一年半总是折腾在一些“账本上的细枝末节”,无法发挥自己的长处。

现在得到这一笔的资金后,拉波尔塔终于可以撸起袖子大干一场。有了哈维坐镇教练席,引进莱万等实力派球星后,或许巴萨的战绩会很快回暖。

虽然卖出最多可能达到25%的未来转播权,会影响巴萨今后的收入。但是如果战绩好转,赢得冠军,重新得到市场的认可,蛋糕总有机会越做越大。

关键点是巴萨要赢回在球场上的竞争力,让拉波尔塔逃出经济的黑洞,回到他擅长的工作上去。至少在得到当前这3笔资金后,在拉波尔塔任期内球队将不再缺钱,这名曾经一手缔造梦二和梦三王朝的主席,也将进入自己的“雄主模式”。